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美一天美发网

快捷登录

楼主: 天城梦都

[其它问题] 直播:我做美发这些年

[复制链接]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1:43 |显示全部楼层
美一天网客服微信:275273882
2009年,盛夏。丹城一如既往的冬暖夏凉。而我即将离开这里。并没有太多的背井离乡的忧愁。也没有太多对于大城市灯红酒绿的期待。
     在去柳州之前,我们要先去宜州德胜。小夕的家乡。那是一个边远的小镇。印象中是在告诉公路旁。不像是丹城那样四面环山。小镇四周是更宽阔的平地。它就这样静卧在夕阳下。安静的,没有一声声响。偶尔传来几声汽笛声。
     我们下车后便找了一家宾馆住下。我不可能去小夕家。因为那一年小夕17岁。我想她妈妈不可能这么开明。允许她与我以男女朋友的身份交往。
      宾馆30块钱一天。还有电脑。刚进去的时候看见两个有点非主流的女孩子。神色有些诡异。长得也不怎样。所以我也没怎么看。倒是小夕说,她不想走。她怕走后那两个非主流来找我。我说,来找我干嘛啊。我又不认识他们。小夕说,感觉他们像是做鸡的。我说,我像是那样的人吗?我要花钱买乐子怎么说也找有些品质的吧。小夕没有说话突然转身把我压在床上,奸笑地说,要不我们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吧。我当时坐了几个小时的火车实在也没心情。就推开她说,先休息一会,晚上或者明天再说。她似乎有些不情愿。但也不得不遵从我的意愿。
      小夕需要回家一趟。我就一个人自己在宾馆里住下。洗澡,换衣服,躺下休息。接着睡不着又起来无聊地玩了一会电脑。
      约莫过了两个小时,小夕回来。带着她的好朋友小雨。我觉得小雨是一个干净的孩子。有着干净的笑容。纯真的气息。就像我刚遇到小夕的时候一样。不惹尘埃,不落凡尘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1:57 |显示全部楼层
接着我们就去了小雨家。小雨给我们做饭。切菜的手法干净利落。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。小夕在一旁看着。偶尔叽叽咋咋地说上几句话。她似乎也就这样已经习惯了小雨或者我或者她妈妈对于她的照顾。
      吃过饭后我们就出去随便走走。去了小夕以前读书的小学。她告诉我曾经在哪里跟小朋友躲过迷藏。关于她在这个小镇的点滴记忆。关于她的童年。我依稀记得,她家在一个铁路旁边。家里的摆设与寻常农村的房子一般。并无太多特别之处。她妈妈坐在我旁边,安静地跟我看电视。期间并没有太多言语。我本不是一个善于言辞的人。而她母亲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兴致跟我聊天。我们相恋六年,我也就去过她家一次。也只见过她妈妈一次。直至我们分手后,我回想往昔,感觉对于她有太多的亏欠。而我自己似乎就是那个一直没有长大的孩子。六年来也没有主动去过她家。我不喜欢与长辈相处交流,更或者说,我根本就不会和长辈相处交流。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为了省钱。我到小夕的一个朋友家住。他叫晓。那时候在读高中。还是个稍带有幻想的男生。我们第一天晚上说了很多的话。他说他想做桥梁设计师。我想他应该不知道什么是桥梁设计师,也许只是觉得这个称谓很帅,所以也就下定了决心要成为那样一个人。就像我当年要做发型师一样。印象中,我只是觉得发型师这个职业很帅。所以我也就决定了要做发型师。
第三天依旧是跟着小夕到处走,然后跟晓去打篮球。晚上的时候晓突然跟我说,不能在他家住了。因为他爸爸打电话来。说我来历不明。不能让我住在他家里。他对此也很抱歉。我本来为了感谢他想请他喝酒。而他在给我送了行李后便匆匆离开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2:12 |显示全部楼层
我又回到了宾馆。其实我觉得一开始我就不应该去晓家住。我不喜欢麻烦别人。很多时候能自己解决的事情我都不会叫别人帮忙。比如有一次搬家,东西很多。我本想叫朋友帮忙。后来想想也就算了。第四天我们就出发去了柳州。小夕的母亲拉着她的手叮嘱着什么。我没有听到。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来到柳州。这里的空气依旧闷热得让人窒息。
      我跟小夕找了一家宾馆住下。30块钱。环境还算干净卫生。宾馆在我们以前在柳州租住的房子不远的地方。我是打算明天去找那位阿爆的朋友的女朋友的表哥。去他那里应付几天。省些钱。  
       我们到柳州的时候是下午五点多。我看着还有时间就去找以前在美发学校的宿舍兄弟阿爆。他现在在西环一家美发店上班。和隔壁宿舍的老虎一起。
       我不太喜欢阿爆,因为他的懒,邋遢,喜欢穿兄弟的衣服去把妹。又有点欣赏他的洒脱与文艺。我找到他们的店,跟他们聊了好一会儿。接近下班的时候阿爆和老虎跟老板一人借支了20块钱。老板似乎有些不乐意。阿爆说了,我兄弟从丹城千里迢迢来到柳州,我要接待他。这个钱你一定要给。你不给我面子上过不去。说着说着老板也就给了他们。那时候我觉得二十块钱也算是大钱了。不是时时刻刻有的。为此我还默默地感动了一番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2:29 |显示全部楼层
下班后阿爆拉我去夜宵摊。老虎用20块钱买了1块钱4串的牛肉串。买了一大堆。我们就边吃边喝起来。谈着在学校的种种。越喝越是尽兴。最后我无耻地醉了。躺在了夜宵摊的椅子上。我就想不通为什么阿爆只有20块钱却把我喝醉了。第二天我才知道,最后结账的时候我补了50块。这他吗的谁招待谁啊。
       阿爆把我扶到他们宿舍睡。小夕也跟我睡在一起。我不知道那天我是怎么睡着的。总之睡得香甜,一夜无梦。
第二天我们回到宾馆。昨天开的房算是白开了。我去找那为租房的兄弟。没找到他就又再开了一晚。然后我就开始跟小夕去找工作。
去的第一家店是富康的加盟店,叫浪波湾,我发现好多店都喜欢用这个名字。去应聘的时候还要在前台缴纳一块钱的简历费。坑得一逼。
我跟店长谈了一下,他也算是了解了我的基本情况。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。我说就明天吧。
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。可也就在这一天,我做了一件半年前阿宝做的同样的事情........
       我为什么离开那家浪波湾,说起来也就是觉得原来自己所在的是富康的加盟店。那样的模式也是受够了。早上要做操跳舞开会。开会就说些打鸡血的东西。刚好那一天我去上班的时候天气非常热。
      我们 站在店门外,听店长训话。我站着背后都湿了一片。训话后又请员工上台说七七八八。假得一逼。早会结束叫我们上街拉客。我做个卵。上街拉客的空隙穿着工作服。我回到了宾馆。睡了一觉。
       睡过之后我先后跟小夕去了几家店应聘。都不太理想。最后去了一个以前在美发学校认识的朋友的店里应聘。那是一个相对来说还算比较高端的美发店。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。员工也挺多的。大概有20多个吧。我去了以后应聘烫染师。小夕应聘助理。我以前在县城是坐着洗头的。泰式洗头我不会。店长让我去上一个标准杠。平时我都是上得挺快的。一个头下来20分钟就上完了。但这次,我感觉上了好长时间。因为头发是短发。以前联系都是拿长头发练的。感觉诸多不适应。再加上紧张。最后我并不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上完的那个标准杠。我只是觉得时间过得很慢。而周边的人貌似都在看着我。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2:41 |显示全部楼层
最后店长走过来看了看,说了句,还行。我知道自己上得不好。头深深埋下。红了脸。因为要熟悉这里的洗头手法。所以我跟小夕到阁楼上看他们洗头。就这么一看就是一天。期间小夕帮我洗过一次,我帮她也洗了一次。我们就这样看着他们洗头。看着店里的其他人忙来忙去。而我们似乎变得无所事事。与这个群体格格不入。没人来主动和我们说话。大家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。偶尔闲下来。他们在聊天。而我们似乎也是一句话也插不上。
       就这样坚持到了晚上下班。我跟小夕说,算了。我们不在这里做了。我们另外找一个地方吧。你的那个朋友已经在这里形成自己的朋友圈。我们很难融入这个集体。而我的技术似乎也没有得到店长的肯定。小夕也有些被隔离的感觉。于是听从了我的意见。晚上我就到他们宿舍帮他搬了行李。我那时候坐在宿舍楼下的台阶上。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。我就是觉得这个陌生的城市,这个漆黑的夜变得特别寂寞。连路边的街灯也昏暗不堪。
       我帮小夕拿着行李。一路无话。我在想着一些什么。我好像也没想什么。心里有的只是沉重的失落。我想我千里迢迢来这里干什么。我不知道我来这里干什么。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喧嚣的人。我们步行到一个小巷。找了一家30块一晚的旅馆住下。刚进门我就发现了一只蟑螂。小夕没有发现,我故意没有告诉她。我害怕她害怕,然后尖叫。然后吵着换地方。房间只能摆下一张床一台电视机。幸好厕所也在房间里。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。我想我今天真的是累了。太累了。“啊。。。蟑螂!”我听到小夕的尖叫。我知道完了。她发现了。我赶紧去打那只蟑螂。很不幸,让它逃走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2:54 |显示全部楼层
小夕哭着跟我说,不行,不能住这里,太可怕了。我问,不住这里住哪里?不就是一只蟑螂吗?有那么可怕吗?我当时是有些火气了。因为找不到工作。因为心里的沉重。我似乎无法顾及她当时的感受。她就一直哭,一直说,不要住在这里。然后我实在受不了了。就找了老板娘换一间房间。老板娘说,没有别的房间了。还有一间在四楼。我们就去了四楼。吗的,这是房间吗?床刚好够两个人躺下。估计一个翻身能把我摔到床下。里面的摆设破旧得不成样子。不会摆头的电风扇嘎嘎作响。吹出的风都带着几分温热。我一看到这个房间,心里别提有多不高兴。
       再加上今天发生的种种,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。房间里的空气越来越闷热起来。柳州的夏天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。这电风扇又不会摆头。风力也不够。我就抱怨了几句,我说,不就是一只蟑螂吗?有那么可怕吗?你看换房间。这间房间成什么样?住这里你高兴了吗?你看这床。床板都断了一根。这被子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。我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大声。最后小夕哭着夺门而出,我去拉她没拉住。她跑下了楼,我衣服都没穿。光着上身去追她。在街上追到了她。我去拉她。她在我手上狠狠地咬了一口。然后跑开了。我没有再追。因为我当时觉得手很痛。其次就是觉得本身就是她的不对。心里窝火。就说这么两句就往外面跑。这脾气。我看着她越跑越远。直到我看不到她。我回到了客房。我想,她身上没有钱。肯定还会回来的。于是我就回了客房。看着天花板发呆。我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应该那样。这三更半夜的。一个女孩子多不安全啊。我应该去追她的。可是我现在再出去,我去哪找她?她手机也没带。所以我就只能等了。又过了大概一个小时。她回来了。很明显地哭过。我跟她道歉。又哄了她几句。她这才委屈的睡下了。
        现在想来,在年少的时候有那么一个女孩子肯跟你过困苦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。而且那一年她才17岁。害怕蟑螂情有可原。现在每每想起这个事。内心多少是有些愧疚的。

更新中。。。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4:22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一夜无话。第二天小夕去了她姐姐的租房住。为了节省开支我再次去找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租房子的房东。我现在想起来了。他叫涛哥。涛哥是个24岁的小伙子。一口黄牙。笑起来别提多恶心。我那时候觉得他无所事事。堕落而平凡。我的人生注定披荆斩棘势如破竹。而他注定单身屌丝一辈子。我无法理解一个24岁的男人还去网吧做网管。一个月领千来块的工资过活。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吹牛逼。上次他跟我说在网吧的包间把一个17岁的小女孩给办了。我实在不敢相信以他龌龊的嘴脸。怎么小女孩就让他办了呢?当然,有些嫉妒他的艳遇也不假。
       我找到了涛哥,并跟他说明了我的情况。他允许我在此住下。他说反正他也很少回家。我要住那就住吧。只是天下没免费的午餐。他每天都会来问我要五块钱,说是要买包烟抽。有个地方住也总比天天到旅馆花30块开房的好。我也没怎么在意。毕竟我们本身从一开始就是房东与租客的关系。说是朋友,但未深交。也就是酒肉朋友,点头之交。而且我厌恶他看我女朋友的时候的眼神。我认为那是龌龊的。我也讨厌他笑。他一笑,一口黄牙让人很不舒服。而且还有很重的口气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4:34 |显示全部楼层
现在住的地方也有着落了。我就想安安心心找份工作。毕竟每天都在花钱。而没有收入。钱迟早是要花完的。我到汽车站附近找了家美发店。比较传统的那种。我当时的想法其实很简单。就是希望没有那么条条框框。没有那么多规矩与店内文化。安安静静上班。踏踏实实学习技术。于是我就去应聘了。老板跟我了谈了几句话后就让我留下来试工。表也不用填。店不是很大。但也不算小。有四个发型师。四个助理。加我一起就五个。我本以为我可以在此安心工作。因为这里是坐洗的。我不需要学习泰式洗头。我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的。当时我坐洗已经可以达到闭着眼睛洗的程度了。也不是吹牛逼。的确如此。这样的事情在我打瞌睡的时候做过几次。并未失败过。可是没想到啊。万万没想到啊。在我刚进店坐了没一个小时。又来了一个美女来应聘助理。她以前是在大型连锁美发店上班的。长得还算标志。胸前两团肉鼓鼓的。这是我对她的第一印象。那时候是8月。天气很热。也属于我们这个行业的淡季。那天我在那里坐了一个上午。始终没有一个客人来让我试工。空有一身洗头至高绝学,却无用武之处。店里的一位发型师在跟我们聊着黄色笑话。什么五个女人在洗澡,十个男人在偷看。成语五光十色。 一百个裸体男人跑向森林,百鸟归林。他说着我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。倒是那位也来应聘的小姑娘笑个不停跟他谈得投机。直到下午三点多。店长来把我叫到后门,跟我说。天城,你也看到了。现在是淡季。店里也不需要这么多的助理。其实我也就是想找一位会说话些的。我觉得那位小姑娘比你更合适在店里工作。不好意思啊。你另外去找吧。如果没饭吃就来找我。。。当时听着感觉店长人挺好的。但是我怎么感觉这话就像是我来他店里乞讨的一样啊。我来这里的确是希望有口饭吃。但是我的确也是有本事能吃这口饭的啊。我并不是来混饭的老板。当然,当时我也并没有跟他解释太多。我说,那好。那我先走了。说完我就起身离开。刚好小夕来找我。撑着一把闪。我忘记她那天穿什么样的衣服了。总之我觉得在这个让人郁闷的午后,在阳光铺满街道的喧嚣里。她就像是一朵安静的百合就在这纷扰的红尘中静静开放。那一刻,我觉得她美极了。我走过去拉起她的手。她问我,怎样了。我说,算了,这鸡巴店还要轮流做饭。我他吗哪会做饭啊。不做了。另外找一家吧。事实上这家店的确是需要轮流做饭的。但是这并不是我离开的理由。我也并不想让她知道是老板不要我。而不是我看不上这家店。于是我就拉着他的手回了租房。我觉得无论怎样。有她在身边就好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1230

积分

原官方认证会员

发表于 2015-11-26 17:34:55 |显示全部楼层
当时的小夕,并没有太多的想法。也没有太多的奢求与欲望。她似乎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生活的紧迫。至少在当时。她是这样的。我当时就想着,我先找到工作再帮她找好了。于是第二天我又顶着烈日去了租房附近的店面应聘。经历几次失败的应聘。我似乎有些胆怯,有些不自信。有时候我站在一家店门口好久都始终没有勇气走进去应聘。我是感觉我什么都会一点又什么都不会。我也害怕被人拒绝我。我也害怕陌生的环境跟陌生的人接触交流。面对更多冷漠的目光。可是,我必须要去。因为我要吃饭。而我们身上所剩的钱已经不多了。辗转了几条街道后我终于在一所学校附近的小店里应聘成功。我当时也不知道我跟店长说了什么。他店新开张,就把我留了下来。这也是一家富康模式的店。店长学过精英班课程。26岁。是一个眼神里透露着无尽智慧的男人。我去的第一天还是毫无例外的开会做操。然后出去发传单拉客。店里的一个发型师问我,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啊。我说我想学吹风造型。他说,学吹风造型你应该去大店啊。这里估计你是学不到什么的。 他这么一说,我当时就有些犹豫了。漫不经心的发着传单。下午的时候小夕又撑着一把伞走过来。问我,怎么又在发传单啊。我说店里要我们发的啊。没事的,又不是没做过。她说,算了,别做了。你以前在那家富康模式的店我感觉你做得很辛苦。来这边就不要在这个模式的店上班了。她这么一说,我内心多少是有些感动。也就听了她的话。把传单扔进了垃圾桶。跟她回了租房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主题

听众

3285

积分

老用户组

发表于 2015-11-26 21:34:51 |显示全部楼层
天城,小说的下一篇呢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论坛简介|VIP办理|广告报价|友情链接|帮助中心|联系我们|手机版| 美一天美发网 ( 粤ICP备15038272号-1 )

GMT+8, 2021-10-20 20:23 , Processed in 0.071684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Design by zzmyt X3.4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